國際班學子≠地主家的傻兒子

今天和初中同學小聚. 這個傢伙中考墜毀, 上了國際班, 目前在修AP課程; 吃飯間隙, 他講了講他們學校為了糊大學文書搞的活動, 尤其讓我印象深刻:

他們高中一大早拉了兩個大巴的人, 烏烏泱泱跑到城郊的一所 “希望小學”, 去 “幫扶貧困學生”;(這麼興師動眾, 其實也可以理解, 畢竟成績也不怎麼拿的出手, 而且做公益也不差, 對吧.) 家長則每個人塞了兩三百給學校作為“愛心款”. 哪曉得到了學校, 發現小學生不上課, 專門等在門口笑嘻嘻迎接, 看過去到處是阿迪達斯、耐克, 簡直是全副武裝; 自由活動時間居然還有小學生來比手錶, 比鞋子, 一副鄙視的樣子, 真是天曉得! 搞公益原來是劫貧濟富去了. 這位老兄打趣道 “應當讓他們來幫扶我們”.

聯想到我觀察到學生間的 “鄙視鏈”, 我不禁有點唏噓: 普高學生瞧不起國高學生, 認為他們全部是富二代跑去資本主義國家鍍金去了 (從分數線也看得出來); 國高學生反而認為普高是科舉, 培養做題家. 後者我不好評判, 但是就我個人意見, 前者是肯定偏離事實的. 就拿我們班基本沒什麼人穿名牌來說, “土豪”肯定佔比不多; 攀比風尚還不如普高. 而談到人生規劃, 我感覺國際板學生要強得太多, 對自己目前的定位、未來的打算都比家長清楚. 這種特質, 是在普高學生身上看不到的.

再舉個例子, 清朝末年朝廷賠給美國的“庚子賠款”, 被美國分批退回資助清朝學生留洋, 發展教育事業 (因此清朝的留洋學生也得名“庚子賠款生”), 滋生了中國第一批得到官方承認的國際學生. 這批學生的含金量之高, 是今天完全無法想像的: 著名文人胡適(政治 AB, 哲學 PhD)、趙元任(物理 AE, 哲學 PhD)、竺可楨(農業 BS, 氣象地理 PhD) 等都在那批學生之中. 換成今天, 國際學生在社會發展、民主改革重擔一點不比當年少, 留洋出來的也大多成了各行各業的骨幹; 憑什麼歧視這批學生呢?

回到剛才的話題, 別人有這種偏見也罷了 (其實也夠嗆), 學校本身應當是最了解學生的, 居然也以為自己在服務一幫財神爺, 希望藉活動之名搞忽悠、吃回扣, 這就有很大問題了. 國際學生不是冤大頭, 家長也不是傻子, 在成績上弄虛作假、賺錢倒是斤斤計較的學校是鬧騰不久的, 終有一天會被市場拋棄. 希望背負民族責任的教育行業能有所改變、理清楚定位, 真正負起培育英才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