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電車上

一輛失控的電車橫衝直撞, 而前方不遠處的軌道上用繩索牢牢的捆著一群人. 很熟悉, 不是嗎? 不過這一次, 你的角色已經不是什麼扳道工了, 因為根本就沒什麼閘給你扳 — 軌道是筆直的, 車門已經焊死, 而開車的人把油門一腳踩到最底, 根本沒有要減速的意思; 被綁在鐵軌上的一群人好像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馬上就要變成輪下亡魂, 要麽蒙頭大睡, 要麽嘻嘻哈哈、娛樂至死. 你知道如果列車撞上那一群人, 巨大的衝擊力會讓列車自己脫軌翻滾, 車上的人會全部成為陪葬品. 但是你束手無策, 因為你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乘客, 只能眼睜睜看著所有人在可預測的將來遭受滅頂之災.

你所在的車廂在整輛列車的中部, 可能還要靠前一點, 除了相鄰的車廂, 你對整輛車前後的狀況一無所知, 只能通過廣播獲知發生的事情. 偶爾轉彎的時候你瞥見了後邊不遠處的車廂燃起了熊熊大火! 儘管車內廣播反覆宣告後面的乘客一切都好, 並警告你不要做出評論, 你還是將信將疑.

你身邊其他的乘客要麽在睡覺, 要麽低著頭刷手機, 沒有一個人對列車的動向表示關心. 有的時候, 從其他車廂路過幾個青年, 打著旗幟唱著對列車的讚歌. 你以為那些青年只不過是變裝的乘警, 不過當你年歲漸長, 你知道他們是和你一樣的乘客, 只不過在車上待的時間太長, 已經忘掉了世界應有的模樣.

當然, 車上早就有人意識到了事情不對, 也早就有人嘗試著警告其他乘客; 不過上一次你聽到其他車廂傳來混亂的喊聲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儘管你不是很了解事情的原委, 也許並不想承認, 但是你的內心其實清清楚楚: 那些人已經喪失了待在車上的權利, 被人提著腳扔到車窗外面去了! 他們因為幼稚說出了真相 — 所有人眼皮底下發生著的真相, 預警了車子的毀滅, 所以自己先一步毀滅了! 那些人從此再也沒有被人看見過, 你儘管為他們感到可惜, 卻也完全無能為力.

要逃出這輛電車, 門窗都已經焊死, 肯定是不通了. 唯一的出路只有天窗. 只不過搶著往上爬的人太多, 而容許人通過的空間又太窄, 爬出去進成了一種奢望! 而且就算真的爬了出去, 也不過是和綁在鐵軌上的人走到了一塊兒而已, 只是暫時延緩了自己毀滅的命運. 你一邊嘲笑著他們的孜孜不倦, 一邊自己也在設法往裡面拼命擠去.

你心裡很明白, 條件比妳所在差的車廂不計其數, 你能混到如今這個地位已經要感謝上蒼. 你一面苦苦追尋著出路, 又一面疑心著到底有沒有出路. 恐怕唯一能讓你舒心的就是大家都要一同毀滅的命運! 大家都在同一輛車上, 儘管地位各自不同, 但沒有人能逃過最終的毀滅. 有時你竟抱著幸災樂禍的態度企盼列車繼續加速, 快點迎著衝向它毀滅的終點. 你詛咒他腐爛、傾覆, 完全不顧你和你摯愛的人也身在其中! 因為你在電車上, 你便別無他法.

Thumbnail: Lightning Sled by Reijo Palmiste
If using the image violates your rights, or there’s anything related to copyright laws, please contact me at [email protected], I will deal with them right aw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