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

某天晚飯後, 我媽和我出門遛彎. 空氣很乾爽, 一陣一陣往臉上招呼總算比較愜意.

我於是前思古人, 後望來者, 被一種指點江山、激昂文字的哲學情感包圍. 我說, Musk、Zuckerberg 等輩都太遜了, 空有千億美刀, 不懂得享受生活.

我媽問, 何出此言?

我說, 買來一個月都開不上一回的遊艇、私人飛機根本沒有任何意思. 他們帶來的快感也就消費的一瞬間而已, 對於他們來說是賣完就忘的東西. 慾望就像個無底洞一樣, 永遠都填不滿還會感到空虛. 而 Trump 雖然成功的進軍了政治圈很 Excited, 但是搞政治太累, 四年下來 Trump 起碼老了十歲.

要我看來, 真正理想的生活是去非洲 (比方說, 贊比亞) 圈塊地. 然後先去北京跑一趟, 說你要麼給我點好處要麼我去和台灣建交, 那麼就可以吃上北京支援第三世界的社會主義皇糧, 沒差吧?

等我站穩腳跟了, 最好能從北京那邊要一支醫療團隊 (跟三胖一樣的那種) 來治一下水土不服; 我就去教唆非洲同胞們, 黑是最優秀的顏色, 什麼白黃紅都 Out 了, 都是劣勢人種. 非洲之所以混的這麼差, 是因為千百年來受西方列強的壓榨導致, 特別是美國, 這個帝國主義國度大大滴壞. 現在非洲在我 Justin 的領導下終於站起來了! 這也沒差, 對吧?

然後我就故意整點事情, 給非洲好好滴經濟整垮掉. 誰要是餓著肚子還有力氣抗議的, 喔吼, 不是, 我領導這麼優秀怎麼可能有問題, 有問題就是人民中出了內鬼, 出了境外反動勢力集團, 這不, 誰叫得最歡的, 我看你那就不是好東西, 通通給我清理掉. 這樣一來, 會叫的給整沒了, 不會叫的也給整怕了. 期間我還可以訓練一些紅小將, 什麼少年先鋒隊啦來去加大點力度.

然後等所有人都徹底服貼了, 我就在小範圍試點一下自由經濟, 順便拉點美爹贊助 (之後立馬翻臉) 什麼的. 最終要的是, 我要宣稱之所以非洲 (贊比亞) 強起來了, 全是因為我英明的領導, 要你們團結在以我 Justin 為中心的檔中央周圍, 東南西北中、檔政軍民學, 都要聽我話. 誰不聽我話, 通通去吃國家飯. 最終產物就是一條 (有贊比亞特色的) 特色社會主義道路、Justin 新新時代 (贊比亞) 特色社會主義. 我還可以讓我的漁民滿世界跑, 要是不爽還可以聲明隔壁 (剛果共和國的) 那塊土地自人類從樹上爬下來就在我國版圖之內. 什麼時候我國屁民去吃老鼠、吃蝙蝠改善生活吃出個 (贊比亞) 病毒出來, 我還可以說這是美國搞出來的嘛, 奧運會也照樣參加. 豈不美滋滋?

我媽說, 你想得美呢你, 去那圈一塊地不到第二天當地人就把你零割碎削做成菜了.

我說, 不會啊. 我身邊有一堆黨衛軍, 都是吃我飯的, 他們沒有理由來削我啊.

我媽說, 他們才不會管這麼多. 而且你要是真這麼幹估計早就被美國定點清除炸到只剩一根手指了.

我沈思片刻, 只好承認: 還是天朝的韭菜比較好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