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塔利班就沒有阿富汗: 駁粉紅謬論

最近被神曲 《沒有塔利班就沒有阿富汗》給洗腦了, 不禁使我想到認識的一位粉紅朋友的類似極端言論.

我是在一個夏令營認識這個粉紅的, 正好是我捨友. 人不壞, 思想也很簡單, 不過基本就是被愛國主義洗腦教育灌輸的哪一套. 主辦單位安排去參觀一個愛國主義展覽, 我自然是沒有興趣聽這些 bullshit, 碰到離譜的地方還要嘲諷幾句, 結果一回到宿舍這位粉紅同志就開始教育我: “你要有愛國思想知不知道?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也沒有你父母、更不會有你了! 中國人早就被日本人殺光了! 就算有你, 你也成為日本人的奴隸, 日本人的狗了!”

閱讀全文 沒有塔利班就沒有阿富汗: 駁粉紅謬論

不存在的瑞士科學家 (原文 + 網友評論存檔)

瑞士生物学家:新冠溯源成美攻击中国政治工具

2021年07月31日 15:25:43 来源: 参考消息网

  据美国“南太平洋之声”广播电台网站7月27日报道,世界卫生组织最近在其成员之间传阅了有关新冠病毒起源的下一阶段研究计划。瑞士伯尔尼的生物学家威尔逊·爱德华兹在了解这些计划后,在其脸书网页上评论说,他对世卫组织放弃先前的结论——即根据在中国进行的研究,实验室泄漏“极不可能”——感到非常担忧。

  作为一名生物学家,爱德华兹担心世卫组织基于科学的判断缺乏独立性。他说:“我印象中,世卫组织包括实验室评估在内的新计划基本上都是有政治动机的。在过去6个月里,尤其是在第一阶段研究之后,世卫组织的消息人士和其他一些研究人员抱怨说,由于他们对第一阶段的结论表示支持,他们承受了来自美方以及某些媒体的巨大压力甚至恐吓。”

  爱德华兹称,他被告知美国试图败坏参与第一阶段研究的科学家的声誉,并推翻第一阶段报告的结论。

  爱德华兹与其他科学家一道,主张对新冠病毒早期病例、可能的宿主和新冠病毒的中间宿主进行更广泛的调查。现在,科学家们担心,如果拟议中的溯源计划针对的是某个国家,那么世卫组织的独立性将进一步减弱。

  他说:“世卫组织的消息人士告诉我,美国一心想在溯源问题上攻击中国,因此不愿去看数据和调查结果。”

  美国坚称,武汉病毒研究所发表的论文表明,武汉实验室能够进行功能获得研究,这种研究可能会用于制造病毒。

  爱德华兹说,尽管这些假定似乎合乎逻辑,但是如果没有发现实质性证据支持这些假定的话,不应将其作为采取行动的理由。

  他说:“科学界希望美国重返世卫组织能加强抗击新冠肺炎大流行和挽救更多生命的努力。但不幸的是,华盛顿重返世卫组织给这个以科学为先锋的世界机构带来了地缘政治竞争。”

  他总结说:“世卫组织提议成立一个新病原体起源常设咨询小组。这显然是美国施压的结果。随着科学问题继续政治化,我毫不怀疑,这个咨询小组将会沦为一种政治工具。”

 

单一博文正常人密度史上新高

因为网友评论能量太高, 直接贴出来恐加速全球变暖, 所以我就把完整微博 + 热评全部备份到 PDF 里面了哦~ 想看下方自取

存档

在電車上

一輛失控的電車橫衝直撞, 而前方不遠處的軌道上用繩索牢牢的捆著一群人. 很熟悉, 不是嗎? 不過這一次, 你的角色已經不是什麼扳道工了, 因為根本就沒什麼閘給你扳 — 軌道是筆直的, 車門已經焊死, 而開車的人把油門一腳踩到最底, 根本沒有要減速的意思; 被綁在鐵軌上的一群人好像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馬上就要變成輪下亡魂, 要麽蒙頭大睡, 要麽嘻嘻哈哈、娛樂至死. 你知道如果列車撞上那一群人, 巨大的衝擊力會讓列車自己脫軌翻滾, 車上的人會全部成為陪葬品. 但是你束手無策, 因為你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乘客, 只能眼睜睜看著所有人在可預測的將來遭受滅頂之災.

你所在的車廂在整輛列車的中部, 可能還要靠前一點, 除了相鄰的車廂, 你對整輛車前後的狀況一無所知, 只能通過廣播獲知發生的事情. 偶爾轉彎的時候你瞥見了後邊不遠處的車廂燃起了熊熊大火! 儘管車內廣播反覆宣告後面的乘客一切都好, 並警告你不要做出評論, 你還是將信將疑.

你身邊其他的乘客要麽在睡覺, 要麽低著頭刷手機, 沒有一個人對列車的動向表示關心. 有的時候, 從其他車廂路過幾個青年, 打著旗幟唱著對列車的讚歌. 你以為那些青年只不過是變裝的乘警, 不過當你年歲漸長, 你知道他們是和你一樣的乘客, 只不過在車上待的時間太長, 已經忘掉了世界應有的模樣.

當然, 車上早就有人意識到了事情不對, 也早就有人嘗試著警告其他乘客; 不過上一次你聽到其他車廂傳來混亂的喊聲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儘管你不是很了解事情的原委, 也許並不想承認, 但是你的內心其實清清楚楚: 那些人已經喪失了待在車上的權利, 被人提著腳扔到車窗外面去了! 他們因為幼稚說出了真相 — 所有人眼皮底下發生著的真相, 預警了車子的毀滅, 所以自己先一步毀滅了! 那些人從此再也沒有被人看見過, 你儘管為他們感到可惜, 卻也完全無能為力.

要逃出這輛電車, 門窗都已經焊死, 肯定是不通了. 唯一的出路只有天窗. 只不過搶著往上爬的人太多, 而容許人通過的空間又太窄, 爬出去進成了一種奢望! 而且就算真的爬了出去, 也不過是和綁在鐵軌上的人走到了一塊兒而已, 只是暫時延緩了自己毀滅的命運. 你一邊嘲笑著他們的孜孜不倦, 一邊自己也在設法往裡面拼命擠去.

你心裡很明白, 條件比妳所在差的車廂不計其數, 你能混到如今這個地位已經要感謝上蒼. 你一面苦苦追尋著出路, 又一面疑心著到底有沒有出路. 恐怕唯一能讓你舒心的就是大家都要一同毀滅的命運! 大家都在同一輛車上, 儘管地位各自不同, 但沒有人能逃過最終的毀滅. 有時你竟抱著幸災樂禍的態度企盼列車繼續加速, 快點迎著衝向它毀滅的終點. 你詛咒他腐爛、傾覆, 完全不顧你和你摯愛的人也身在其中! 因為你在電車上, 你便別無他法.

Thumbnail: Lightning Sled by Reijo Palmiste
If using the image violates your rights, or there’s anything related to copyright laws, please contact me at [email protected], I will deal with them right away.

河南水災人民群眾覺悟高

啥水災? 我不記得有啥水災啊? 中國境外反動勢力集團不要老是盯著中國不放找機會抹黑中國, 還是回去多報導報導你們的德國水災罷!

韭菜還真的把自己當成鐮刀了.

轉載: 被捕、病逝、主动静默,编程随想停更事件长文分析

前言

自从编程随想在五月中旬彻底失联之后, 我一直在通过各方渠道追踪事件走向. 因为编程随想失踪的特殊和突然性, 我自始至终都没有指望编程随想复出过, 可以说, 他的死亡已经成为定局. 我所期望的, 是他创建出来的所有内容仍然原封不动保留在BlogSpot、Github、分布式互联网上, 这样才能在他死后继续产生价值.

对于到现在为止还蒙在鼓里的网友, 下面转载的这篇文章以一个客观的角度完整地分析了各种可能, 与我这两个月的颅内猜测不谋而合.

正文

本文转载自 hackmd.io
原作者: co-memory

被捕、病逝、主动静默,编程随想停更事件长文分析 2021-06-21

作者: co-memory

【備註】本文在多位「編程隨想」讀者的啟發和協助下定稿。

image alt

人称“墙内技术反共第一奇人”、“翻墙教父”的匿名博主【编程随想】自5月9日起长时间静默,疑似被捕,在海内外中文舆论圈中引发轩然大波。本文详细分析目前的各种传言,并总结热心读者们对下一步应该做什么的一些看法。

编程随想事件简介

编程随想是身处中国大陆的一位匿名反共博客主,人称“墙内技术反共第一奇人”、“翻墙教父”等,在互联网程序员圈中享有与阿桑奇、斯诺登等人齐名的江湖地位。编程随想自09年开博至21年5月9日失联,共发表了712篇博客,内容主要包含六大类:“提升思维能力、普及政治常识、扫盲翻墙姿势、揭露党国嘴脸、网络安全教程”、以及对热门时事的总结和点评。编程随想的文章深入浅出、非常系统化、注重授人以渔,被许多网友视为自己的启蒙者。他坚持活动12年而未被朝廷抓捕的壮举启发和激励了许多有志之士利用其传授的网络匿踪技术来反抗中共极权暴政。

老读者都知道,编程随想曾约定如果自己超过14天静默期在博客、github、BTsync、Twitter、微软网盘等平台任何活动,则一定发生了被捕、意外等情况。不幸的是,自2021年5月9日之后编程随想便一直处于全平台静默的状态,最初一些热心读者在5月23日超过静默期之后开始关注博主的安危,随后又出现了各种是似而非的传言和推测,直到6月14日被海外的媒体和自媒体报道讨论之后引发舆论关注。

为什么关注编程随想的下落?

目前唯一基本能确定的事实就是编程随想出事了,博客不会再更新了。而大家关注的重点在于编程随想到底出了什么事?被捕还是发生了意外。在事实浮出水面前,分析和推测编程随想的下落主要有两个层面的意义:

  1. 道义上,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街头。如果编程随想被捕,那么大家希望尽量能够提供帮助。
  2. 技术层面,大家比较关心编程随想被捕是不是因为中共在监控技术上取得进步,导致编程随想长期以来推广的强匿名方案失效。该技术方案是以VPN+Tor(洋葱网络)为网络代理、配合双虚拟机隔离操作环境、外加全硬盘加密、反社会工程等手段,确保在各种情况下使用者的操作环境不被外部网络监控设施和内部间谍软件监控跟踪。编程随想被捕的原因关系到许多采用类似技术路线的反共活动家的安危。

最后活动时间与异常

根据编程随想博客的RSS源以及热心读者制作的镜像备份站所展示的时间戳,编程随想最后一篇博文《分享各类电子书(政治、IT、科普、历史、等,97本)》发表于中港台时间2021年5月9日 23时54分20秒,而其最后一条评论区的留言

TO 7单元的网友 感谢你给出“中共百年献礼”的一些建议 🙂 欢迎其他读者继续补充 🙂

则于同日下午16时53分16秒发表于博文《每周转载:从“肿瘤黑幕”看天朝的“医患矛盾”(网文8篇以及俺的点评)》的评论区,时间戳见镜像站链接

此外,编程随想于5月9日的中午和下午分别发表了多条评论区留言,其中每条留言的间隔时间为几分种到十多分钟,看上去十分正常。由于托管其博客的Blogger平台支持延迟发布博文,因此最后一篇博文的发出时间不一定代表博主最后的在线时间。可以肯定的是,编程随想在5月9日当天下午还在正常的与读者互动。

一个异常现象是编程随想的最后一篇博文未被同步到Twitter发布,根据网友统计其Twitter账号通常会在博文发布0-3日内发布更新推文。由于编程随想完全不打理自己的推特账号,其推文发布很可能是由IFTTT之类的服务自动触发,最后一篇博文的同步推文缺失留下了一个谜团。由于IFTTT的自动触发机制偶尔会失效,因此外界很难从这一异常现象中找到线索。 网友汤师爷根据自动推送失效和人工推送补救两种可能性推测,该异像可将编程随想的出事时间界定为5月9日-5月13日之间。

另外一个异象则是编程随想的博客自其静默之后一直正常运行至今。通常来说,如果博客本身出现异常,则可以肯定编程随想被捕了。因此这个正常运行、持续对中共造成伤害的博客则是最大的一个谜团。

目前为止并没有任何关于编程随想下落的可靠消息,如官方案情通报之类。

对编程随想真实处境的三种推测

对于博客停更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目前有三种推测:

  1. 博主被朝廷六扇门抓捕
  2. 博主因疾病或意外身亡
  3. 博主因安全受威胁而主动选择暂时或永久静默

下面对每种说法进行分析

内线爆料被捕假说

第一种推测的线索最早来自发表评论区5月24日的“编程随想家人求助”,之后是6月14日之后的一波“内线”爆料,如反共推友墙国蛙蛤蛤Sapphire等,以及反共自媒体江峰时刻悉尼奶爸 等。在这些【内线爆料】的基础上,自由亚洲、大纪元、新唐人等媒体作了跟进报道,从而让这个说法得到大量传播。另外,【编程随想被捕】是普通人最容易想到的无脑推测,因此最容易被大多数人所接受。

但是,【内线爆料被捕说】有三大疑点:

  1. 【真假内线】的怀疑。尽管爆料的自媒体都拍胸部保证内线身份绝对真实可靠,但未提供足够证明内线身份的文件或【消息细节】,听众只能选择信或不信。另外,内线为什么只找自媒体而不找影响力更大的主流媒体爆料呢?
  2. 【爆料内容缺乏细节】。爆料的共同内容就是确定编程随想被抓了,严刑审讯。墙国蛙哈蛤的消息还加了一条是编程随想上海出差时抓捕的。这个细节刚好和前段时间留言区的【家人求助】内容呼应。
  3. 【博客未被关闭】编程随想的博客和zhao项目目前并没有被关闭。要知道编程随想的博客和揭露高层权贵家族利益关系网的zhao项目对中共伤害极大,如果被捕为真,肯定会关闭这些项目。这个疑点最关键,下面还有详细分析。

除了内线爆料,也有网友 请大家节哀 推测编程随想因为泄露了自己是信息安全行业从业者的身份,被六扇门全国拉清单逐一排查,缩小范围重点长期监控,最终被捕。这种推测成立的前提是编程随想的确是信息安全从业者,co-memory在这里分析过根据公开的行业报告得知中国该行业10年以上技术人员大约只有1-3万人,排查是有可能成功的。但无论是内线还是分析,【被捕说】最大的疑点就是【博客未被关闭】这个事实。

后面的分析会指出

  1. 为什么【被捕】一定会导致【博客被关闭】
  2. 【被捕说】和【病逝说】并不完全相互矛盾
  3. 前两种假说都需要6-18个月的时间才能验证

因病致死或丧失行动力假说

第二种推测主要来自评论区一些分析或所谓知情人爆料。
最早来自5月28日co-memory在评论区的留言,根据编程随想最后半年的博文的数量和原创程度的下降猜测其或出于厌倦而停更,后于6月2日留言中根据6月1日meek留言

悲!昨天给博主发了邮件,刚刚收到博主的回复。
回复的比较简短,博主五月份查出了肝癌晚期,最近正在住院,今后博客恐无法顾及了。让我们一起为博主祈福!

修正为自认为博主因身体原因停更。然而【肝癌说】本身有诸多疑点,如肝癌不会突然丧失行动力,博主也不大可能回此邮件,当然不排除该爆料人故意用烟幕弹的方式模糊这些细节的可能。

另一条所谓知情人爆料是6月18日出现在评论区267楼的匿名网友留言

我目前已经了解的信息!这就是真相!请大家扩散!

博主5月11日已经在北京**三医院离世、真名李yo*、1967年生
博主曾经是中央警卫局信息技术员,2011年因慢性病就已经退休,最近查出脑部肿瘤不愿动手术,直到5月初昏迷,被送医院,没下手术台。
博主后事办完,直到6月2日和3日到他家中被搜查,博主生前所有电脑服务器等设备被带走,另外全部亲戚朋友也都被带走问话。
听闻审讯后他家人一概不知道编程随想的身份信息。
目前定性对李yo定性是间谍泄露国家机密,很多部门正联合调查。
个人隐藏留言sha256:f30251d26c18bd1c41b37ad85f443d61b54d19593e6941f2618e4d20f696c003

稍后,这位网友又继续补充道

趁这天还没亮,我还是再写点!来看下真相在这里哦!

一开始只知道有退休干部人死又出了鬼被定了是间谍,我自己是前天从墙外看了一圈也才了解那位原来是编程随想。
博主被抄家一连两天,家里可以说是被清空。
这博客会不会被清空难说,破解密码我不懂,反正是有技术部门下功夫。
那些生前认识博主的人连手机都已经主动上交、主动配合反间谍工作撇清关系。
这阵子他熟人都是不可能出来发消息。没人知道谁是谁。
随便提醒身在北京网友如果去那个医院核实询问李先生相关信息。
你可能被带走调查。生人问不出东西。
博主自己死了案子还是在弄,现在几个部门都在想办法能抓点活人交上去,认罪替罪。

我看到评论里说警方抓到博主,实际都是几个孙子纯五毛干活。
几个孙子都不清楚谁是谁,什么性质的案子,只会放话搞混乱。
俺句子太多,唯一的留言都在这其他与俺无关,匿了。
博主没看到亡党那天确实令人唏嘘信不信都在这

这条6月18日出现的【老干部病逝说】有很多有意思的地方

  1. 首先它是在【内线爆料被捕说】广泛传播之后几天才出现的,而相比于比较顺理成章的【被捕说】,这条消息包含更多惊喜,也就是包含更多信息量。
  2. 这条消息包含了大量细节,包括编程随想的身份、姓名、出生年月、生病原因、送医的医院,死亡日期(5月11日),抄家日期(6月2、3日)及细节,其亲朋好友的下场、多个部门联合办案的细节。这些细节的自恰程度很高,同时又与大家目前的共识相差很大,因此很不像是随便杜撰的。
  3. 留言者否定了被捕说,并列出了其不清楚什么性质的案子的证据。于此同时,留言者承认自己不懂密码学、不知道博客是否会被清空。这种风格显示其动机并不像是为口舌之快,或蹭流量。

【老干部病逝说】契合了co-memory对编程随想最后半年博文的数量和原创度显著下降的事实,并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编程随想有那么多时间去阅读和搜集资料,另外也和【内线爆料被捕说】不完全矛盾。因为几条【内线】爆料出来的相同点是确定编程随想人被抓了(六扇门很容易查阅5月9日-24日之间死亡的人口背景而确定编程随想),但缺乏被捕者的具体细节。另外,来自墙国蛙蛤蛤的【被捕说】列出上海警方和严刑拷打中的细节与【老干部病逝说】矛盾,这些细节有可能是爆料人杜撰,或者在上海抓错了人。

【老干部病逝说】的主要疑点在于爆料人为何能知道如此多的细节,为何只透露李*yo而非全名?排除六扇门专案组人员直接爆料的可能性,那么能了解详细细节的爆料人,只可能是认识某位刚被六扇门调查审问过的编程随想现实生活中的老熟人,而对方私下告诉爆料人这些细节的。

自保而主动暂时或永久静默假说

第三种推测是,编程随想通过内线或技术渠道获知其受到某些重大安全漏洞威胁,进而主动选择暂时甚至永久静默,保全自身。这种可能性曾经被编程随想本人在2017年5月29日的博文《庆贺本博荣获【更高级别朝廷认证】——谈谈近期的“帐号入侵、刷屏、钓鱼”》提到过,网友汤师爷在评论区的109楼也对此作了分析。目前也有不少朋友倾向于这种可能性,但更多是体现了大家对“好人有好报”的一种期待,带安慰性质,而缺乏事实支撑。而编程随想静默的时间越长,该假说也越站不住脚。但是发生明确证明编程随想被捕的事件之前(例如博客或zhao项目被清理),我们永远无法彻底排除这种假说。

co-memory的观点

为什么俺最倾向于病逝假说

首先,编程随想最后半年博文数量和原创度下降的这个事实支持编程随想于2020年12月-2021年5月健康状况恶化的假设。

编程随想历年博文数量如下

► 2021 (10)
► 2020 (28)
► 2019 (39)
► 2018 (31)
► 2017 (34)
► 2016 (37)
► 2015 (61)
► 2014 (76)
► 2013 (96)
► 2012 (109)
► 2011 (58)
► 2010 (40)
► 2009 (93)

单从数量上看,2016年-2019年,编程随想每年平均发布35.25篇博文,2020年大幅下降到28篇,2021年头4个月零9天发布10篇,月均发文数量和2020年持平。

但从原创度看,2020年一共有13篇高原创度博文(扣除每周转载、季度近期安全动态点评、开博周年庆),而2021年头4个月零9天高原创度博文只有两篇,而且其中最近的发表于3月18日普及计算机通讯网络基础知识的博文在原创度上还打折扣,可能是完成了早前的烂尾文。也就是说,编程随想最后半年的原创博文从2020年的月均1.08篇下降到了月均0.35篇(1.5篇/4.3月)至0.46篇(2篇/4.3月)。写原创博文需要投入大量精力和时间,原创度的陡然下降最能反映编程随想2021年的健康状况发生恶化。

另外,从【老干部病逝说】的具体消息中包含的细节,细节的兼容程度,以及对编程随想案子定性为间谍罪的合理性,爆料人的语言方式等诸多方面来看,【老干部病逝说】在目前已有的假说中可信度最高。

同时,【老干部病逝说】和另外的【内部爆料被捕说】是可以兼容的,可能比较外围的内部人士获得了编程随想被找到了的消息,但不知道细节,更不知道是因为他死了才找到的。

编程随想的案子肯定是中共国安部反间谍机构参与的,因为他的zhao项目属于通过搜集公开资料揭露太子党关系网(国家机密),且向他人传授可支持间谍活动的网络匿名技术。抓捕间谍可能由警察执行,但是后续的处理肯定比【寻衅滋事】或【颠覆国家政权】这种针对普通网友或异议人士的罪名严苛得多。故,上海警察抓捕并严刑拷打的说法可信度很低。

不存在六扇门事先盯上了编程随想但又未能获得keyfile的可能性

这一点,俺在博客评论区268楼进行了论证。长话短说,编程随想是超级大案,破案会立大功受大奖,因此专案组必须拿到铁证,即所谓的keyfile(访问编程随想数字身份的数字密钥)。如果本尊被提前盯上,六扇门可以很容易乘其外出时抓捕,不给编程随想销毁keyfile(如将存储介质丢入强酸、微波炉等)的机会。只要人赃俱获,凭借六扇门的专业拷问技能,就算是职业特工的嘴巴也没有撬不开的。

因此,只要编程随想被捕,六扇门一定能拿到keyfile,从而获得访问编程随想数字身份的权限。

如果六扇门获得keyfile,很可能会等6-18个月再关闭博客和zhao项目

首先,keyfile是唯一能证明某个人是编程随想的关键物证,朝廷获得此关键物证后会首先走完6-18个月的内部官僚流程:调查同党,秘密法庭审判,专案组立功授奖升官发财等。现在销毁博客和zhao项目,就是销毁关键物证。

在6-18个月的内部官僚流程走完后,六扇门可以选择关闭博客,也可以选择不对博客和zhao做任何动作。下面分析关闭和不关闭博客对朝廷分别有什么好处和坏处

首先,在政治上,朝廷在拿到keyfile且把所有的流程和个人利益都兑现之后,继续留着博客和zhao就是对朝廷产生持续伤害(持续亏损),清除博客和zhao则能止损且震慑反贼。所以从朝廷的角度,拿到keyfile后在一两年之内清理博客和zhao项目是净收益,如果不处理则是持续伤害。

其次,从技术上,如果朝廷关闭博客和zhao就等于向其他间谍人员、高价值反贼发出了明确信号,可能导致这些对象改变行为方式,而无法抓捕监视。技术上,关闭博客对朝廷是损失。

第三,从派系斗争的角度,不关闭博客和zhao可能有利于朝廷的某些派系,而伤害当权的派系,要知道zhao项目主要揭露的是太子党一类的红色权贵,保留zhao项目有利于草根派系。

综合来看,在当今朝廷强调政治安全,一切政治挂帅,官员宁左勿右的政治风气下,朝廷如果拿到keyfile大概率是会在2022年的20大之前关闭博客和zhao的。如果到时候博客和zhao完好无损,那么编程随想介绍的技术方案还是安全的。然而,确切答案,大伙或许只有等到20大才能揭晓。

编程随想的支持者应该做什么

1 抵制恐慌、传播博客

如果编程随想没有被捕,这种情况下,六扇门一定会想方设法确认编程随想到底是主动静默,还是数字死亡。因为只有确定其数字死亡,才能结案解散专案组。这里俺推荐汤师爷在109楼中根据Google和Blogger的服务条款以及编程随想本人的一年期约定作出的对数字死亡(Cyber Death)的详细分析

那么朝廷可能会怎样确定编程随想是数字死亡呢?编造和传播博主被捕的谣言,要么可以逼迫真身上线辟谣,要么可以弄假成真达到编程随想被捕相同的震慑效果。相当于《让子弹飞》中通过砍头假黄四郎来达到砍头真黄四郎的效果。另外,六扇门专案组在确信编程随想数字死亡的前提下,可能还会随便弄个倒霉网友来冒名顶替邀功请赏

对此,海外反贼可采取冒充编程随想【真身】、大肆传播编程随想博客等策略,逼迫朝廷关闭博客,以证明他们真的抓到了编程随想。反之,如果博客长期屹立不倒,大家也就知道了编程随想真身并没有被抓。

2 将编程随想的故事拍成电影

博客评论区有个将编程随想的故事拍成电影的提议非常好。电影能触及最广泛的大众,也能对几代人产生长远的激励和影响,效果超过推广博客,毕竟博客的内容这么多,涉及技术的部分很多人看不懂,影像是最容易被接受的媒介。当然博客还是要继续推广。

编程随想的故事就是《V字仇杀队》的中国现实版。编程随想在已知自己身患慢性病,生命不多的岁月里,抓住每一分钟坚持十二年,不知启蒙了上百万人,也揭露了极权政府不过是只纸老虎。编程随想每一步都不出差错,耍得地球上最强大的高科技极权朝廷的鹰犬团团转,每年耗费朝廷维稳经费不知多少亿,最终安全地走到了生命的尽头,留给朝廷一堆可能永远无法破解的迷,给六扇门留下一个永远无法报复的天大的嘲讽。而这一切都是在上百万说中文的读者的共同见证之下真实发生的,是数百万人内心深处不可告人的共同记忆。

世界上最牛逼的编剧都想不出这么好的剧本,把编程随想的故事拍成电影,大卖是肯定的,说不定还能成为压垮中共的最后一根稻草。

想想关于六四事件那么多文字图片资料,可能加起来远不如那部有争议的纪录片《天安门》产生的影响大。

3 将编程随想的博客翻译成多国语言介绍给自由世界

将博客翻译成英文以及多国语言是非常踏实的第一步,优先级高于拍电影。要把编程随想的故事讲给老外听,将博文、甚至是评论区翻译成多国语言是必须走的一步。拍电影这件事最终还需要编剧、制片人的参与,只有将编程随想的博客用英文完整的呈现给英文世界,才有可能让潜在的编剧和制片人理解编程随想到底是怎样一个人物,俺认为编程随想就是数字时代的坦克人,甚至更伟大,因为一时的勇气和长期的成功坚持是没法比的。而翻译成英文和多国语言,也才能让世界上更多的人了解编程随想,有了英文世界的群众基础,也为拍电影提前培育了市场。而如果博客不被关的话,将来看了电影的人还能直接来参观现场,这种效果好莱坞都做不出来。

4 网状拓扑的读者社区,填编程随想未完成的坑

许多网友都提到编程随想曾经对读者提出的期望,不要成为粉丝,而是要让读者社区的结构从以编程随想博客为中心的星形拓扑,演变为【网状拓扑】。网状拓扑的社区是去中心化、成员相互联系紧密、像互联网一样有许多重要节点的社区。编程随想一直通过【授人以渔】的方式期望培养出千千万万个编程随想。在读者们对网状拓扑社群可能性的讨论中,联盟式博客群是最大的共识。博客群的意思是读者们分别建立自己的博客,并且在编程随想的博客评论区、zhao项目的issue区等公开。博客平台很多,而且也具有去中心化、抗网络攻击的优点。此外,联盟式博客群还可避免编程随想博客这个中心节点被关闭或轰炸造成的读者社区失联。

对于博客群的内容,网友汤师爷指出,延续编程随想事业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帮助他填那些未完成的坑。编程随想的博文分为N个系列,技术、六四、社工、美国、台湾等等,可惜每个系列差不多都是未完待续的烂尾状态,另外有一些几年前写的技术类系列博文也需要与时俱进。读者们可以帮助继续填坑,即便做不到编程随想那么好也没关系,往前推一点是一点。


编辑

  1. 更正错别字、补充超链接、编程随想本尊和汤师爷对主动静默可能性的出处。
  2. 补充【老干部病逝说】的疑点。
  3. 补充【网状拓扑】的【联盟式博客群】构想

分享

后记

关于善后

关于为编程随想善后的工作, 已经有很多网友在做了; 但是客观的说, 绝大多数「打着编程旗号」的尝试我都不认为能成功, 甚至有六扇门钓鱼的嫌疑.

所谓打着编程随想旗号, 就是企图用他的身份继续造成影响, 继续用同一个声音说活. 为什么用同一个声音说话一定失败, 编程随想早就在他的博文中说过了. 撇开个人崇拜的嫌疑, 共用一个声音最可能造成内讧, 每个声音都想当唯一的聲音, 最终结果就是把編程隨想的名字彻底搞臭. 编程随想的博客之所以成功, 很大程度还是他的个人魅力; 旗号可以有, 但是完全复刻个人魅力是不可能成功的.

所以我的意见, 大伙如果想要帮忙, 还是得回到上文中「分布式博客」的方案上, 创建一个自媒体、让互联网上多一个反对的声音是最好的帮忙. 如何创建自媒体, 照葫芦画瓢就可以了, 都在博客里写着呢. 除了古老的博客方案, 目前在 Twitter、Youtube 上造成影响也是另一种选择.

关于编程随想

编程随想的肉身肯定是被消灭了, 不管凶手是肿瘤还是中共, 性质都差不多, 大伙不必过度伤心. 现在大伙都在讨论他的 Keyfile 有没有被警方找到, 其实这大可不必. 我的意见是, 编程随想肯定早就在博文中考虑过他意外死亡的情况了, 加密盘一定还有一道「基于口令」的加密, 而这个口令只存在于他自己的脑海中. 编程随想一死, 那么这个加密盘就算没有被物理摧毁, 警方也照样解不开, 拿到就和没拿到一摸一样. 不然的话, 请问 Github 上的 「zhao」 项目为什么还没有被下线呢?

我无意神化编程随想, 但是他的所有方案都是经过精心考虑的. 「编程随想」这个身份说白了是一个虚拟身份, 它和物理世界中的编程随想的全部联系就在那个 Keyfile 上. 一旦 Keyfile 被销毁 (或者再也无法解密), 虚拟身份和一切物理世界的联系就彻底断开, 就永远活在互联网上了! 而朝廷对这一切都无能为力, 因为「思想是无法被杀死的, 它刀枪不入」! 就算某一天, 谷歌、微软这些大公司决定下线编程随想的一切相关内容, 编程随想仍然存在于分布式网络中, 存在于各位的硬盘中, 是无论如何不可能被抹杀掉了, 他仍然是这个时代的传奇!

关于后续发展

有人问, 人都挂了, 还有什么后续发展的可能呢? 大概率是肯定没有了, 但是不排除编程随想设置了一些 trigger, 在满足一定条件 (比如静默一百天) 下, 自动触发. 比如发布一篇自白, 甚至转让账号等等. 目前这些还都是猜测, 但是我还是呼吁大伙持续关注时间后续, 说不定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转折!

Thumbnail: Censorship by Luís Favas
If using the image violates your rights, or there’s anything related to copyright laws, please contact me at [email protected]ducation, I will deal with them right away.

Ban 掉來自中國 IP 的流量

前言

隨著我博客來自大陸的流量越來越多, 我逐漸開始有一點擔心. 雖然我已經屏蔽了國內搜索引擎的 Spider, 但是來源於大陸的流量還是和來源於美帝的不相上下. 從各個地方 Ping 的結果也不樂觀, 大陸地區已經出現隨機丟包的現象, 而且很嚴重. 我暫時沒有搞清楚這是針對我的域名還是針對 Cloudflare CDN 的流量.

目前正值建襠百年特別時期, 地鐵站的安檢人員都肉眼可見的增加了數量, 更別說在線管控了. 更加誇張的是, 著名反動博主編程隨想都在5月中旬被消失 ( 我為此傷心了真的非常久 ), 論技術, 我肯定都配不上給編程隨想提鞋, 況且我在用 BugPress 作為博客程序; 要是誰哪天看我不爽來搞我, 我肯定分分鐘去吃國家飯.

然而從我的角度來說, 我肯定不會因為局勢 intense 而乖乖閉嘴: 要我閉嘴不如先去叫我死. 但是隨著我的成長和文章數量的增多, 日後我肯定要浪費大量時間在安全防範上, 而且我目前肉身還在牆內, 物理安全得不到保障.

綜上所述, 雖然我真的很不捨得放棄將近一半的流量, 我還是得這麼做, 幹掉所有來自大陸的流量 (不包括香港, 以及本來就不包括台灣) . 這樣, 至少在我肉身在牆內的階段應該不會有人來找我麻煩 — 這只是一個戰略讓步, 一旦我肉身過牆, 我會立即取消這個設定.

閱讀全文 Ban 掉來自中國 IP 的流量

轉載: 实事求是:手机鸿蒙和开源鸿蒙是不是一回事?

前言

剛剛看到鴻蒙開源的消息 (某些媒體把開源說成 “捐獻國家”, 我都無力吐槽… 照這個邏輯, 我摔一跤就是“為國捐軀”了對吧 ), 我大吃一驚: 鴻蒙整一個安卓換皮, 難道事到如今華為連裝都不想裝了嗎?? 還是說華為真的有什麼殺手鐧, 秘密黑科技, 有這個底氣開源了?

於是我火速搜索了一通, 然後找到了這個:

華為黑科技

長得和我媽六年前的翻蓋手機系統一個樣, 不能裝安卓應用, 好像連瀏覽器都沒有.

這個分布式OS確實是, NB! 光看這個設計我就已經體驗到微內核的科技感了!!!! 華為果然是 IoT 大廠, 趕緊吹起來吹起來! 以後誰要是再唱衰華為我就跟誰急! 有這樣的國民企業我還要什麼? 來世還投種花家! 我都已經熱淚盈眶啦!!!

咳咳, 總之又夠小粉紅高潮幾個月了. 現在中國互聯網上華為基本成了一個各家媒體紛紛秀智商下限的地方, 各種捧殺, 估計現在華為高層都找不著北了. 可以想見的, 媒體狂歡之後, 必定又剩下一地雞毛, 留下和“紅星瀏覽器”、“木蘭編程語言”一樣的笑柄.

下面是一篇我認為還比較中肯的文章, 居然發表在騰訊新聞上, 貼出來和大家共賞.

原文鏈接: https://new.qq.com/omn/20210605/20210605A01KRL00.html

正文

开源的Harmony OS源代码分析

可能这篇文章会得罪很多人,甚至会被炸号,但是我实在无法忍受如此大范围的指鹿为马。当有人喊亩产一万斤的时候,你不跳出来指出对方在瞎说,那么最后倒霉的可能还是你自己。

另外我觉得我有资格说这话。我的工作经验之一,就是内核,我曾经在Nvidia,Qualcomm等几个主力芯片上bring up 过内核。对ARM的trustzone,高通的SecureMSM, 各个主流芯片secure boot都比较熟悉,熟练使用trace32。以及对操作系统的底层比如中断,DMA,文件系统(我自己写过fat文件系统的parser),内存管理机制都比较熟悉,最早一批参加blackhat 的华人。所以,如果大家讨论技术欢迎,虽然我已经很多年没有碰这些了,但是吹吹牛没问题的。

说实在,我没有怎么关心过鸿蒙系统。昨天在各种热议中,我去看了一下。

所谓鸿蒙的开源代码,当时第一眼看,我确实觉得非常佩服。还发了一条微博点赞。

看了一会hm的源代码,有点意思。

既不是linux,也不是Android。比linux和Android OS要简单的多。应该说是极简版的mobile OS。其实工作量很大。没有1000-2000个工程师的团队是搞不定的。

1. 现在公布的代码确实是hw重写过的。工作量巨大无比。比我想的要多。

2. 但是从功能的角度来讲,又显得非常简陋。给我感觉是似曾相识,又不是。

这是我看了三个模块的代码的感觉,

  • GICv3

https://gitee.com/openharmony/kernel_liteos_a/blob/master/arch/arm/gic/gic_v3.c

这个 GICV3 的实现,非常简单,但是基本上功能都有了,能用。

  • 内存管理模块

https://gitee.com/openharmony/kernel_liteos_a/blob/master/kernel/base/mem/tlsf/los_memory.c

这个内存管理模块,应该是根据这个算法做的 tlsf

  • FAT文件系统

https://gitee.com/openharmony/kernel_liteos_a/blob/master/fs/fat/os_adapt/fatfs.c

基本上也是重写了一边FAT的文件格式的处理。。。但是FAT,貌似微软还是有专利的。

不知道专利有没有过期。。

总的来讲,还是不错的开始。另外,看了一下代码,hm在compatibility方面做出了大量的牺牲。

也就是说,如果光一家玩,问题不大。但是如果有很多家一起玩,不同硬件的spec,可能会有很多问题。

看吧。如果小米被迫上这个系统,估计要骂人。

然而很快发现,有朋友反馈,他们的华为手机可以直接升级到鸿蒙,然后原来的app都可以用。啥都不用改。

我当时就是满脑子问号???

这个有点超越我的认知范围了。。。。不可能啊?开源的这个harmony os是无法做到直接支持run apk的。即便支持也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

后来很多人反馈就是,啥apk都可以运行。。。。。

这么说的话,这个鸿蒙os,太神奇了。。。

后来做了更多的了解,搞清楚了。。。

原来,

开源版的鸿蒙, 是一套针对IoT版的操作系统。

而手机版的鸿蒙,是另外一套类似于/基于AOSP的系统。很可能是android 套壳,但是没有开源。。

但是,他们用了同一个名字,品牌,鸿蒙。。 非常令人容易产生误解。

arstechnica 的分析与评价

查了一下外网。权威的 智能手机测评网站 有篇详细的报道:

https://arstechnica.com/gadgets/2021/06/huaweis-harmonyos-will-rollout-to-100-android-models-over-the-next-year/

我基本上同意文章的判断:

有两套 harmony os,一套是IoT版,一套是手机版。

IoT版简单的多是开源的,你说它一行linux代码都没有用是站的住脚的。代码我看了,我赞同这个说法。

手机版是一套完全不同的系统,是闭源的。arstechnica 认为可能是fork。我没有看到代码,不好说什么。但是完全支持apk,我觉得至少是aosp了。

华为的回应

在外媒的追问下,华为已经向verge 表示:

承认可能有两个内核,但是注意是“可能”。这段statement其实是文字游戏的最高水平,什么都没有承认,什么也没有否认。我觉得,没有必要再解读了。。

結語

我觉得本来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仅仅是IoT版的harmonyOS也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成就。只要假以时日,完全可以在很多IoT的场景使用,比如摄像头,路由器,传感器网络等等。如果在结合cloud场景,AI场景,都能有很不错的江湖地位。

做个手机操作系统,远没有rtos或者 iot os那么简单,而且存在大量的场景,你根本绕不过专利墙。 比如有个专利是,手机给你发notification,你可以dimiss它。这种专利,把手机的notification全部给覆盖了。所以你即便搞通了 soc–firmware–os这层,这些专利会让你的成本很高。

可惜为啥要搞成现在这么难看,稍微有点底层系统经验的人都知道怎么回事,连verge的记者都看明白了。为什么做的这么不体面呢? 你大大方方说,还需要多年才能做到完全的独立系统,没问题啊。实事求是讲,这本来这就是一个很难很难的事情啊。为什么要搞出这么多误会呢?

最后,还是希望大家实事求是,把事情做好。

後記

我早就說過, Harmony 這個名字起的非常有水平, 只不過翻譯不咋滴. 真正的翻譯應當是 “和諧” 才對; 華為能起這個名字說明它裡面有相當一幫人其實很清楚, 這玩意唯一的價值就是戰略忽悠, 這個所謂“原子化”“微內核”“分布式”系統的根基不過就是河蟹而已. 大吹大擂, 發明名詞, 打愛國牌, 封殺異議… 華為第一次把鴻蒙 1.0 吹上了天, 做出了一個智能電視; 第二次把鴻蒙 2.0 吹上了天, 結果被拔出來是安卓換皮; 這次又做出來了一個殘障系統… 華為總能給人驚喜. 捧著爆米花等待這個鬧劇收場, 真的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


更新:

我呕呕.

Thumbnail: Sheep to the slaughter by Derric Wise
If using the image violates your rights, or there’s anything related to copyright laws, please contact me at [email protected], I will deal with them right away.

編程隨想失聯

編程隨想最後一次線上活動 5月10號, 截至 6月2號 十三年來第一次剛性靜默三週. 近兩年來發文速度明顯放緩, 文章風格也沒有之前尖銳, 極有可能是肉身有恙.
還有兩天就是82日了, 希望可以看到博文更新, 祈禱.

投之亡地然后存
陷之死地然后生
                     -- 《孫子兵法》

雙卡齊發? Nvidia Computex2021 發佈會總結

Nvidia 在這次發佈會上主要發佈了兩張卡, 據說都有針對挖礦的限制, 具體情況如何我暫時表示蒙在鼓裡. 發佈會的鏈接在這裡, 你也可以通過下面的嵌入式播放器觀看.

廢話不多說. 大家最關心的發佈日期、價格、規格已經整理好寫在下面.

RTX 3080 Ti
RTX 3070 Ti
型號RTX 3080 TiRTX 3070 TI
顯存12G8G
價格(美刀)$1199$599
價格(RMB)¥7638¥3816
發布時間(美東)June 3rdJune 10th
發布時間(北京)6月4號 0:006月11號 0:00

至於搶卡的問題, 我們就都當吃瓜群眾好了. 據說 NVIDIA 官方已經承諾, 會在下次發售時添加機器人驗證限制腳本的使用. 到底有沒有真的改善, “市場價格” 又如何, 在顯卡發售之後我會繼續圍繞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