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烈慶祝 #大翻譯運動 再次痛打粉紅

最近一隻粉紅幼崽申請上了哥大化學係, 而後在朋友圈曬出 Offer 並多次發文 “這下子有機會買槍轟死美國人啦”. 好在人在做天在看, 這隻粉紅有幸被大翻譯運動垂青, 將其狗吠翻譯成洋文並向全世界玉音放送, 並特別發送給向哥倫比亞大學.

該粉紅最終求仁得仁, 成功待在了它心所向的神州大地, 真是可喜可賀.

大翻譯運動除了一貫以來的講好中國故事以外, 為抗擊社會主義納粹事業也是屢立奇功. 之前才聽說義大利米蘭的粉紅禿子教授被大翻譯運動翻譯出他打壓中華民國學生的言論, 現在又成功趕回一個中共殺手, 實在讓人開心. 特此發文紀錄我看到新聞後的喜悅之情.

轉載: 新冠病毒果真是美国莫德纳公司合成的?

人人喊打的大內宣混球時報又開始做假新聞, 這次成功被水軍刷到了微博熱搜第二:

本身碰到這種假新聞我都懶得搭理. 畢竟中共大x宣曾經把鍋甩到過義大利、印度、非洲、美國、烏克蘭… 這次不過多一個地方而已, 就連方法都一樣, 先舉出某個似是而非的轉家, 然後不加驗證大肆吹水. 講白了, 我現在發一篇文章, 給自己封一個頭銜, 混球時報就有可能引用我的文章, 就這麼水.

不過這幾天在群裡被人刷屏, 我脾氣這麼好也忍不了啦.

閱讀全文 轉載: 新冠病毒果真是美国莫德纳公司合成的?

無題

某天晚飯後, 我媽和我出門遛彎. 空氣很乾爽, 一陣一陣往臉上招呼總算比較愜意.

我於是前思古人, 後望來者, 被一種指點江山、激昂文字的哲學情感包圍. 我說, Musk、Zuckerberg 等輩都太遜了, 空有千億美刀, 不懂得享受生活.

我媽問, 何出此言?

我說, 買來一個月都開不上一回的遊艇、私人飛機根本沒有任何意思. 他們帶來的快感也就消費的一瞬間而已, 對於他們來說是賣完就忘的東西. 慾望就像個無底洞一樣, 永遠都填不滿還會感到空虛. 而 Trump 雖然成功的進軍了政治圈很 Excited, 但是搞政治太累, 四年下來 Trump 起碼老了十歲.

要我看來, 真正理想的生活是去非洲 (比方說, 贊比亞) 圈塊地. 然後先去北京跑一趟, 說你要麼給我點好處要麼我去和台灣建交, 那麼就可以吃上北京支援第三世界的社會主義皇糧, 沒差吧?

等我站穩腳跟了, 最好能從北京那邊要一支醫療團隊 (跟三胖一樣的那種) 來治一下水土不服; 我就去教唆非洲同胞們, 黑是最優秀的顏色, 什麼白黃紅都 Out 了, 都是劣勢人種. 非洲之所以混的這麼差, 是因為千百年來受西方列強的壓榨導致, 特別是美國, 這個帝國主義國度大大滴壞. 現在非洲在我 Justin 的領導下終於站起來了! 這也沒差, 對吧?

然後我就故意整點事情, 給非洲好好滴經濟整垮掉. 誰要是餓著肚子還有力氣抗議的, 喔吼, 不是, 我領導這麼優秀怎麼可能有問題, 有問題就是人民中出了內鬼, 出了境外反動勢力集團, 這不, 誰叫得最歡的, 我看你那就不是好東西, 通通給我清理掉. 這樣一來, 會叫的給整沒了, 不會叫的也給整怕了. 期間我還可以訓練一些紅小將, 什麼少年先鋒隊啦來去加大點力度.

然後等所有人都徹底服貼了, 我就在小範圍試點一下自由經濟, 順便拉點美爹贊助 (之後立馬翻臉) 什麼的. 最終要的是, 我要宣稱之所以非洲 (贊比亞) 強起來了, 全是因為我英明的領導, 要你們團結在以我 Justin 為中心的檔中央周圍, 東南西北中、檔政軍民學, 都要聽我話. 誰不聽我話, 通通去吃國家飯. 最終產物就是一條 (有贊比亞特色的) 特色社會主義道路、Justin 新新時代 (贊比亞) 特色社會主義. 我還可以讓我的漁民滿世界跑, 要是不爽還可以聲明隔壁 (剛果共和國的) 那塊土地自人類從樹上爬下來就在我國版圖之內. 什麼時候我國屁民去吃老鼠、吃蝙蝠改善生活吃出個 (贊比亞) 病毒出來, 我還可以說這是美國搞出來的嘛, 奧運會也照樣參加. 豈不美滋滋?

我媽說, 你想得美呢你, 去那圈一塊地不到第二天當地人就把你零割碎削做成菜了.

我說, 不會啊. 我身邊有一堆黨衛軍, 都是吃我飯的, 他們沒有理由來削我啊.

我媽說, 他們才不會管這麼多. 而且你要是真這麼幹估計早就被美國定點清除炸到只剩一根手指了.

我沈思片刻, 只好承認: 還是天朝的韭菜比較好割.

沒有塔利班就沒有阿富汗: 駁粉紅謬論

最近被神曲 《沒有塔利班就沒有阿富汗》給洗腦了, 不禁使我想到認識的一位粉紅朋友的類似極端言論.

我是在一個夏令營認識這個粉紅的, 正好是我捨友. 人不壞, 思想也很簡單, 不過基本就是被愛國主義洗腦教育灌輸的哪一套. 主辦單位安排去參觀一個愛國主義展覽, 我自然是沒有興趣聽這些 bullshit, 碰到離譜的地方還要嘲諷幾句, 結果一回到宿舍這位粉紅同志就開始教育我: “你要有愛國思想知不知道?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也沒有你父母、更不會有你了! 中國人早就被日本人殺光了! 就算有你, 你也成為日本人的奴隸, 日本人的狗了!”

閱讀全文 沒有塔利班就沒有阿富汗: 駁粉紅謬論

不存在的瑞士科學家 (原文 + 網友評論存檔)

瑞士生物学家:新冠溯源成美攻击中国政治工具

2021年07月31日 15:25:43 来源: 参考消息网

  据美国“南太平洋之声”广播电台网站7月27日报道,世界卫生组织最近在其成员之间传阅了有关新冠病毒起源的下一阶段研究计划。瑞士伯尔尼的生物学家威尔逊·爱德华兹在了解这些计划后,在其脸书网页上评论说,他对世卫组织放弃先前的结论——即根据在中国进行的研究,实验室泄漏“极不可能”——感到非常担忧。

  作为一名生物学家,爱德华兹担心世卫组织基于科学的判断缺乏独立性。他说:“我印象中,世卫组织包括实验室评估在内的新计划基本上都是有政治动机的。在过去6个月里,尤其是在第一阶段研究之后,世卫组织的消息人士和其他一些研究人员抱怨说,由于他们对第一阶段的结论表示支持,他们承受了来自美方以及某些媒体的巨大压力甚至恐吓。”

  爱德华兹称,他被告知美国试图败坏参与第一阶段研究的科学家的声誉,并推翻第一阶段报告的结论。

  爱德华兹与其他科学家一道,主张对新冠病毒早期病例、可能的宿主和新冠病毒的中间宿主进行更广泛的调查。现在,科学家们担心,如果拟议中的溯源计划针对的是某个国家,那么世卫组织的独立性将进一步减弱。

  他说:“世卫组织的消息人士告诉我,美国一心想在溯源问题上攻击中国,因此不愿去看数据和调查结果。”

  美国坚称,武汉病毒研究所发表的论文表明,武汉实验室能够进行功能获得研究,这种研究可能会用于制造病毒。

  爱德华兹说,尽管这些假定似乎合乎逻辑,但是如果没有发现实质性证据支持这些假定的话,不应将其作为采取行动的理由。

  他说:“科学界希望美国重返世卫组织能加强抗击新冠肺炎大流行和挽救更多生命的努力。但不幸的是,华盛顿重返世卫组织给这个以科学为先锋的世界机构带来了地缘政治竞争。”

  他总结说:“世卫组织提议成立一个新病原体起源常设咨询小组。这显然是美国施压的结果。随着科学问题继续政治化,我毫不怀疑,这个咨询小组将会沦为一种政治工具。”

 

单一博文正常人密度史上新高

因为网友评论能量太高, 直接贴出来恐加速全球变暖, 所以我就把完整微博 + 热评全部备份到 PDF 里面了哦~ 想看下方自取

存档

在電車上

一輛失控的電車橫衝直撞, 而前方不遠處的軌道上用繩索牢牢的捆著一群人. 很熟悉, 不是嗎? 不過這一次, 你的角色已經不是什麼扳道工了, 因為根本就沒什麼閘給你扳 — 軌道是筆直的, 車門已經焊死, 而開車的人把油門一腳踩到最底, 根本沒有要減速的意思; 被綁在鐵軌上的一群人好像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馬上就要變成輪下亡魂, 要麽蒙頭大睡, 要麽嘻嘻哈哈、娛樂至死. 你知道如果列車撞上那一群人, 巨大的衝擊力會讓列車自己脫軌翻滾, 車上的人會全部成為陪葬品. 但是你束手無策, 因為你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乘客, 只能眼睜睜看著所有人在可預測的將來遭受滅頂之災.

你所在的車廂在整輛列車的中部, 可能還要靠前一點, 除了相鄰的車廂, 你對整輛車前後的狀況一無所知, 只能通過廣播獲知發生的事情. 偶爾轉彎的時候你瞥見了後邊不遠處的車廂燃起了熊熊大火! 儘管車內廣播反覆宣告後面的乘客一切都好, 並警告你不要做出評論, 你還是將信將疑.

你身邊其他的乘客要麽在睡覺, 要麽低著頭刷手機, 沒有一個人對列車的動向表示關心. 有的時候, 從其他車廂路過幾個青年, 打著旗幟唱著對列車的讚歌. 你以為那些青年只不過是變裝的乘警, 不過當你年歲漸長, 你知道他們是和你一樣的乘客, 只不過在車上待的時間太長, 已經忘掉了世界應有的模樣.

當然, 車上早就有人意識到了事情不對, 也早就有人嘗試著警告其他乘客; 不過上一次你聽到其他車廂傳來混亂的喊聲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儘管你不是很了解事情的原委, 也許並不想承認, 但是你的內心其實清清楚楚: 那些人已經喪失了待在車上的權利, 被人提著腳扔到車窗外面去了! 他們因為幼稚說出了真相 — 所有人眼皮底下發生著的真相, 預警了車子的毀滅, 所以自己先一步毀滅了! 那些人從此再也沒有被人看見過, 你儘管為他們感到可惜, 卻也完全無能為力.

要逃出這輛電車, 門窗都已經焊死, 肯定是不通了. 唯一的出路只有天窗. 只不過搶著往上爬的人太多, 而容許人通過的空間又太窄, 爬出去進成了一種奢望! 而且就算真的爬了出去, 也不過是和綁在鐵軌上的人走到了一塊兒而已, 只是暫時延緩了自己毀滅的命運. 你一邊嘲笑著他們的孜孜不倦, 一邊自己也在設法往裡面拼命擠去.

你心裡很明白, 條件比妳所在差的車廂不計其數, 你能混到如今這個地位已經要感謝上蒼. 你一面苦苦追尋著出路, 又一面疑心著到底有沒有出路. 恐怕唯一能讓你舒心的就是大家都要一同毀滅的命運! 大家都在同一輛車上, 儘管地位各自不同, 但沒有人能逃過最終的毀滅. 有時你竟抱著幸災樂禍的態度企盼列車繼續加速, 快點迎著衝向它毀滅的終點. 你詛咒他腐爛、傾覆, 完全不顧你和你摯愛的人也身在其中! 因為你在電車上, 你便別無他法.

Thumbnail: Lightning Sled by Reijo Palmiste
If using the image violates your rights, or there’s anything related to copyright laws, please contact me at [email protected], I will deal with them right aw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