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塔利班就沒有阿富汗: 駁粉紅謬論

最近被神曲 《沒有塔利班就沒有阿富汗》給洗腦了, 不禁使我想到認識的一位粉紅朋友的類似極端言論.

我是在一個夏令營認識這個粉紅的, 正好是我捨友. 人不壞, 思想也很簡單, 不過基本就是被愛國主義洗腦教育灌輸的哪一套. 主辦單位安排去參觀一個愛國主義展覽, 我自然是沒有興趣聽這些 bullshit, 碰到離譜的地方還要嘲諷幾句, 結果一回到宿舍這位粉紅同志就開始教育我: “你要有愛國思想知不知道?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也沒有你父母、更不會有你了! 中國人早就被日本人殺光了! 就算有你, 你也成為日本人的奴隸, 日本人的狗了!”

我不願意把氣氛搞僵, 所以就附和了幾句, 表揚了粉紅同志的愛國主義思想, 檢討了自己的反動言論, 然後趕緊表明自己還是和群眾站在一起滴. 這件事情就這麼過去了, 粉紅同志當然大概很是得意, 感覺自己又成功同化了一個潛在的階級敵人; 我則是就寢之後還在思考他話中的邏輯錯誤. 我總結列出我能想到的問題大致如下:

  • 這句話本身就是一個偽命題

沒有共產黨不代表沒有合法政府, 沒有共產黨也不代表我會做日本人的狗. 眾所周知決定我現在選不選日語作為我的第二語言的關鍵因素是美國人的兩顆原子彈, 和共產黨沒有半毛錢關係. 況且當時共產黨的路線基本消極抗日, 積極發展自己勢力. 這點從抗戰損失的人數就可以看出來, 國民黨損失321萬人, 共產黨損失58萬人. 戰爭是要砸進重兵來維持的, 幾個村莊, 幾條地道, 就可以打退日本人了?

  • “沒有新中國” 不代表沒有好中國

這點從民國文人輩出, 經濟高度發展與國際接軌的盛況就可以看出來, 足以與今天上海、北京之類高度發達地區媲美. 沒有共產黨, 也就沒有了大躍進、人民公社, 沒有文革、天安門, 甚至沒有今日的朝鮮和柬埔寨的紅色恐怖. 可見, 沒有共產黨對中國乃至亞洲都極有好處.

  •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並不是舔共的理由

這點對於粉紅的頭腦有點複雜, 需要著重理解.

先舉個例子, 不管是中華民國還是台灣共和國, 台灣的國民黨都算是建國的黨派了吧? 應該可以稱得上 “沒有國民黨就沒有台灣國/中華民國” 了吧? 既然這樣, 台灣民眾難道不要對國民黨百依百順, 跑去跪舔江啟臣 (現黨主席) 啊? 但現實是現在絕大多數台灣年輕人對國民黨親共的態度感到非常反感.

我的核心論點是, 就算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的命題是真的, 這也不構成我們要舔共的理由. 中共推崇的魯迅早就批判過中國 “吃人的封建禮教”, 封建禮教的核心就是忠君、忠父, 就算父母為了取樂生下子女, 完全不提供任何支持甚至天天虐待, 子女仍然得孝順父母, 甚至為父母獻出生命. 在西方如果碰到這種事情, 子女完全可以一紙訴狀把不稱職的父母告上法庭, 讓這兩個人渣去吃個十年牢飯. 這種封建餘毒到二十一世紀還沒有根除, 甚至還有愈演愈烈發揚光大之勢, 也只有在中國才有可能了.

再舉個更通俗的例子,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就沒有我, 沒有共產主義思想就沒有中國共產黨, 沒有俄國積極傳播共產主義思想這種思想也不會流經中國. 所以得證, 沒有俄國就沒有新中國! 為什麼我們不去跪舔俄爹呢?

  • 沒有當時的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不代表我仍然要尊重今日的共產黨

仍然假設該命題為真, 那麼我再出一個真命題: “沒有猴子(類人猿)就沒有 Justin”.
這句話是經過科學驗證的, 我可以打包票不管從任何角度審視這句話都沒有任何問題.

那現在問題來了, 我是不是要從動物園牽一隻猴子回家供著, 給祂好吃好喝, 每天還要念上一句 “感謝您的大恩大德我才能進化到現在, 沒有您就沒有我啊!”

荒唐嗎? 夠荒唐的吧. 就算共產黨對中國人民有過天大的恩惠, 不代表我仍然要尊重今日的共產黨. 況且在害死兩千萬無辜民眾以及對學生開槍之後, 中共已經完全喪失了它的正統性. 今日的中共不過是一隻老而不死, 騎在人民頭上作威作福的碩鼠而已!

綜上, 讓我們再回顧一下這句熟悉的宣傳語, 是不是感覺面目可憎?

Thumbnail: RabbitMind Logo by Nathan Speller
If using the image violates your rights, or there’s anything related to copyright laws, please contact me at [email protected], I will deal with them right aw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